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预先号令 >

解放科威特——沙漠风暴行动中的第24机械化步兵师战史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后勤预先号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知远导读】本文详细记录了美军第24机械化步兵师参与“沙漠盾牌行动”和“沙漠风暴行动”的全过程,是研究海湾战争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资料。在介绍前期的沙漠盾牌行动时,详细描述了第24师从接到命令,转入预先训练,前出部署到沙特阿拉伯,以及成立作战指挥编组,着手制定指挥、控制和通信及后勤保障等计划方案,组织地面机动、占领战术集结区等一系列战前准备细节。正式发起解放科威特的沙漠风暴行动后,作者分向狮线()进攻、攻占棕色、灰色和红色目标区、向幼发拉底河流域进军等五个阶段,详细描述了第24机械化步兵师下属各单位的配置、任务、行动细节及战果。

  联军的攻击时间定在1991年2月24日凌晨4时(沙特阿拉伯当地时间)。胜利之师的攻击按计划直到1991年2月25日0600时(G+1日)才开始。到2月24日上午晚些时候,整个联军阵线的报告显示,伊拉克军队的抵抗正在瓦解。第十八空降部队报告说,在部队攻击区明显已没有敌人的活动。

  麦卡弗里少将中午时分接到上级电线时开始进攻,比原计划提前15小时。各种命令被陆续发出,部队进行了最后的检查。1991年2月24日1500时,第24机械化步兵师战斗队轰隆隆地穿过PL OPUS线…直指目的地——幼发拉底河流域。

  本师三个旅,并排穿过PLOPUS(LD地区的一部分)线,左翼是特德·里德(Ted Reid)上校指挥的第197旅,中路是约翰·勒蒙(John LeMoyne)上校指挥的第1旅,右翼是保罗·科恩(Paul Kern)上校指挥的第2旅。师进攻指挥所随第2旅战术指挥所前进,在PL COLT(离LD地区 45千米)线旅之后,均位于右翼,第197旅继续留在左翼。伯特·塔萨伯里(Burt Tackaberry)上校指挥的航空旅,连同附属的空中骑兵部队,为第197旅和第2旅提供空中侦察保障。师的基本指挥所和格雷格·斯通(Greg Stone)少校的师作战小组留在了进攻前的集结区,负责指挥战斗。

  整个下午和晚上,这个师都在一场漫天的沙尘暴中展开进攻,能见度非常低。第197旅于2月25日0200时左右抵达PL LION线时沿PL LION线到达攻击阵地DALLAS地区。他们在PL LION线遇到一个严重的山体陡坡,耽搁了时间。2个旅都没有报告受到敌人的抵抗。第5工程营由特里·马德克斯(Terry Maddox)中校指挥(负责支援第1旅)。第3工程营由史蒂夫·罗迪斯(Steve Rhoades)中校指挥(负责支援第2旅),第299工程营由吉姆哲瑞斯(Jim Dries)中校指挥(负责支援第197旅),他们都拼命工作,日夜不停地安放和激活“Chuz点”,以标示3条战斗路径。

  攻击棕色目标区(OBJ BROWN)、灰色目标区(OBJ GRAY)和红色目标区(OBJ RED)

  第197旅在美国空军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下,于2月25日0300时发起攻击,通过AO HAMMER地区夺取棕色目标区(OBJ BROWN)。2个敌方营地和大约23辆敌方车辆被摧毁。据报曾发生多次爆炸。由里克·奥尔森(Rick Olson)中校指挥的2-18步兵特遣部队俘虏了11名战俘,其中包括3名军官。通过审讯,得知他们是敌人一个早期预警部队的一部分。缴获的武器是完好的,工作状态良好。1-18步兵特遣部队报告缴获20辆维修和电子侦察车,并抓获大约18名战俘。棕色目标区(OBJ BROWN)在7点前被拿下。8时45分,3-187步兵分队、101空降师(师左翼友邻部队)和2-18步兵特遣部队汇合。

  2月25日13时30分,第2旅从攻击阵地DALLAS出发,经过AO VANGUARD向灰色目标区(OBJ GRAY)发起攻击。陆军中校史蒂夫·卢茨(Steve Lutz)指挥的第3-41火力营和第212火力旅(汤姆·班克斯(Tom Banks)上校)提供压制性支援火力。大约16时,该旅沿通往本师右侧地区的一条主要高速公路建立了向东的封锁阵地,从而截住了目标。

  在夺取灰色目标区(OBJ GRAY)和棕色目标区(OBJ BROWN)之后,第1旅于14时通过STEWART地区和LIBERTY地区后开始进攻,夺取红色目标区(OBJ RED)。他们在整个目标区遇到了许多惊恐和困惑的贝都因(Bedouin)家庭。几名来自3-7步兵特遣部队的士兵生火取暖,并为他们准备了茶。

  当天21时30分,红色目标区(OBJ RED)被拿下。由汤姆·莱尼(Tom Leney)中校指挥的第2-4装甲中队跟随第1旅穿过AO STEWART地区,沿着PL VIKING地区,在本师的左翼建立了一个屏障。

  罗登(Rodon)中校的后勤特遣队建立了1号前沿保障基地。航空队在前沿保障基地附近建立了一个前沿维修区(FAA)。第724主支援营(MSB)在AO VANGUARD地区建立了2号前沿保障基地。帕特·舒尔(Pat Shull)少校率领的后勤特遣部队已经完成了向MSR TEXAS地区的转移任务,在 2号前沿保障基地与第724主支援营(MSB)建立了联系。由于进攻速度快,2号前沿保障基地作为本师的主后勤基地,大约只运行了12个小时,就完成了保障进攻幼发拉底河的任务。

  2月26日14时许,第1旅开始从红色目标区(OBJRED)发起师级主攻,以扫清AO WOLF地区的残敌,并夺取BP#102。就在PL VIKING线的北部,这个旅遇到了严重的横向沙丘。一辆运输车翻车。几分钟后,司机叫来了一辆救援车,组织救援行动,将他翻倒的车扶正,并迅速继续向幼发拉底河发起攻击。这就是胜利之师官兵的战斗决心和战斗精神。

  在攻击期间,部队遭到伊拉克第26突击旅的顽强抵抗。查克·威尔中校率领的2-7步兵特遣部队和戴夫·詹森中校率领的3-7步兵特遣部队在有数百个目标燃烧的夜间继续战斗,捣毁了敌人的车辆和装备。敌军向第1旅阵地发射了数百发炮弹和迫击炮弹。幸运的是,他们的火力指挥控制混乱,效率低下。当约翰·克拉多克中校(4-64 装甲部队的指挥官)指挥他的部队沿8号公路向北边的运河进发时,他偶然发现了一个大型的弹药储存地点。尽管反坦克火箭多次击中他的坦克,破坏了主瞄准镜和燃料电池,但克拉多克中校继续发动进攻,切断了伊拉克通过幼发拉底河流域的主要交通线。他后来因为这项功绩被授予银星勋章。

  在第1旅夺取BP#102的过程中,陆军中校约翰·弗洛里斯指挥的1-41火力营和第212火力旅提供了极为有效的反炮火力支援。据估计,4个伊拉克炮兵营已被反炮兵火力和地面攻击摧毁。BP#102和AO WOLF地区在2月27日1时10分被拿下。麦卡弗里少将、师突击指挥所的约翰·莱蒙上校与第1旅战术指挥所共同指挥了夜间的战斗。

  2月26日14时,第2旅从灰色目标区(OBJ GRAY)通过AO FOX地区发动进攻,夺取BP#103。目标在2000时前确定。关键的加油和维护工作已经在进行,以准备攻击东部的BP#104和贾利巴(JALIBAH)空军基地(橙色目标区,OBJ BROWN)。分散的敌军部队持续遭到攻击并被摧毁。

  第197旅于2月25日16时开始从棕色目标区(OBJ BROWN)向KELLEY地区占领攻击阵地。袭击沿着2条路线继续进行。侦察兵和工程部队被广泛使用。到了晚上,大雨明显降低了攻击的速度。午夜过后不久,在能见度几乎为零的条件下,攻击路线上遇到了一条无尽的溪谷。陆军中校里克·桑切斯(Rick Sanchez)指挥的2-69装甲营掩护第299工兵营打通剩下的30千米道路,准备进攻KELLEY地区。

  第197旅奉命于2月26日1400时从幼发拉底河向BP#101发动攻击,美国空军安排了6波次近距离空中支援,攻击2个敌军机械化营和1个敌军炮兵营。向前推进的特遣部队试图绕过艰险的地形,但是伴随着大风而来的沙尘暴把能见度降到极低,影响了行军。到2月26日17时,2-18步兵特遣部队部分陷入泥潭中。

  22时,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第3突击团与本师任务部队主力进行了激烈交战。在漫天的沙尘暴中, 1-18步兵特遣部队侦察排长小拉里·艾克曼(Larry Aikman)中尉突然发现他的排被敌军包围了。尽管敌方人数众多,火力也猛烈,但他还是迅速果断地领导了一场仓促的进攻,从包围圈中突了出来,并与他的部队建立了联系,提供了有关敌人位置和兵力的宝贵情报。由于他在炮火下的非凡勇气和卓越领导能力,艾克曼中尉被授予银星勋章。

  第2-18步兵特遣部队的侦察兵报告说,在第3突击团的右翼有300名敌军步兵和改装过的卡车。比尔·恩格尔(Bill Engel)中校指挥第4-41火力营,执行了多轮射击任务,包括发射双用途改进常规弹药(DPICM),估计有49名敌军士兵阵亡,6辆卡车、6辆吉普车和1辆摩托车被毁。幸存的敌人失去了战斗的意志,投降了。BP#101和AO COUGAR地区于2月27日0430时被拿下。

  航空旅在AO VANGUARDDSA地区的2号师后勤支援区(DSA)附近设立了前沿维修区(FAA)。由于友邻单位的位置不明,也没有部署“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两架OH-58D侦察直升机被加强给第1旅,以支援对BP#102地区实施攻击。

  攻击的势头迫使 3号师支援保障区被放弃。4号支援保障区(攻击区内第二个师后勤支援区)建在BP#102附近,由弗雷扎(Frazar)准将、几名士兵、3辆悍马和1个通讯掩体组成的小型师支援司令部(DISCOM)负责。由罗登(Rodon)中校指挥的来自1号前沿行动基地(FOB)的后勤特遣部队与佛雷扎准将一行在4号师支援保障区汇合。整个晚上,他们都在给第212火力旅、第24、第224和第197支援营加油。此外,第212火力旅还补给了40个单位的战斗配置负荷(数量单位,类似于中国的基数,译者注)的多管火箭弹。

  2月27日6时,第1旅沿8号公路向贾利巴(JALIBAH)空军基地发动猛烈攻击。麦卡弗里少将和师空军指挥所一起飞往第1旅战术指挥部。

  第2旅从0500-0600时开始,以3-41火力营和212火力旅(相当于5个炮兵营)的猛烈炮火拉开了师主攻的序幕。兰迪·戈登(Randy Gordon)中校指挥的1-64 装甲特遣部队和特里·斯坦格(Terry Stanger)中校指挥的3-69 装甲特遣部队占据了贾利巴(JALIBAH)西南的攻击阵地。他们与敌人坦克和步兵的交战,成功地掩护了雷·巴雷特(Ray Barrett)中校指挥的3-15步兵特遣部队攻击并随后占领机场。到1000时,贾利巴(JALIBAH)已经完全被控制。

  2000名敌军士兵、80门高射炮和1个坦克营在这次出色的攻击行动中被击溃。机场的燃料和弹药被引燃或引爆,雷鸣般的爆炸声在30千米(19英里)外都能听到。此外,还有20架敌机被摧毁。保罗·科恩(Paul Kern)上校和他的第2旅成了这次行动的“王牌”。麦卡弗里少将飞抵被占领的贾利巴(JALIBAH)机场,祝贺科恩上校第2旅取得的辉煌战果。

  第197旅负责保护师的西侧免受BP#101的攻击。1330时,2-69 装甲特遣部队的坦克/装甲车发起突袭,以压制来自Talill空军基地的敌方火力。第十八空降部队支持进行这种保护性反击。在这次袭击之前,美国空军组织了28次近距离空中支援和重型火炮的炮火准备。尽管机场周围有20英尺高的护堤,但2-69装甲特遣部队还是能够轻松突破机场的主入口。交火时间虽然很短,但很激烈。6架米格战机、3架直升机、4辆ZSU-23-4自行高炮和2辆T-55坦克被摧毁。特遣部队返回BP#101,留下4辆陷入泥中的战斗车辆。他们后来被抢救出来并继续投入战斗。

  第2-4装甲中队继续掩护师的左侧翼和后侧翼。2月27日6时,胜利之师接管了道格·斯塔尔(Doug Starr)上校指挥的第3装甲团的行动指挥权。该团从红色目标区(OBJ RED)向东进攻,以掩护本师的右翼(南部),并与美国第7军保持联系。

  在斯科特(Scott)准将的指挥下,航空旅准备在PL AXE地区和PL KNIFF线之间(向东)展开空中行动,掩护第1旅和第2旅。“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于0700时起飞,在经过PL KNIFE线后发起多次战斗,于中午左右完成了任务。敌人防空炮火非常猛烈,2架“阿帕奇”直升机被57毫米高射炮摧毁。即便如此,空中骑兵部队和攻击营还是完成了任务,摧毁了大量敌军。

  胜利之师准备继续向东进攻。师支援司令部(DISCOM)在贾利巴(JALIBAH)空军基地北部建立了5号师支援保障区(攻击区第三个师后勤支援区)。第197前沿保障营和第224前沿保障营向前方提供急需的燃料、120毫米坦克炮主弹药和布拉德利25毫米弹药。第171战斗勤务大队(CSG)加入了5号师支援保障区,为师支援司令部(DISCOM)带来了大量的火炮弹药。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后勤小组都在为本师强大的炮兵部队提供弹药补给。

  2月27日13时,胜利之师开始向东进攻。本师的主力部队第1旅从左(北)翼发起进攻。第2旅从中间发起攻击。第3装甲骑兵团从右(南)翼发起进攻。1700时,本师抵达PL AXE线。敌人的炮火有时很猛烈,但并不太有效。共和国卫队的坦克、BMP步兵战车和轻武器的火力过于分散。

  这次进攻遭到Faw和Adnon步兵师、Hammurabi装甲师和Nebuchadnezzar步兵师残余部队等武装力量的抵抗。攻击区位于一个大型战区后勤和弹药储存场所。缴获了1300多门大炮及掩体、5001枚1000磅的航空炸弹和其他军需品。成千上万受惊的敌军士兵在东部的这场闪电战中投降了。胜利之师的士兵对被打败的敌人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

  第2-4装甲骑兵中队奉命离开AO SABER地区去占领第1旅后方的战术集结区。第197旅接到命令,从BP#101撤离,占领第2旅后面的战术集结区。装甲骑兵中队和第197旅报告,他们已击溃敌人零星的抵抗和迂回的小股部队骚扰,分别于1400时和2200时控制了指定的集结区。他们正在掩护师的后方(西)侧翼,如果有需要,必要时参加本师从东部发起的主攻。

  本师计划从第二天上午5时(2月28日)开始继续向东进攻。第24机械化步兵师属炮兵群(DIVARTY)指挥官,罗恩·汤森(Ron Townsend)上校,集中了胜利之师的大部分炮兵部队,以支持下一阶段的战斗。汤姆·班克(Tom Bank)上校的第212火力旅、弗雷德·麦克法兰(Fred McFarren)上校的第18火力旅也加入了第24机械化步兵师属炮兵群。从2月27日18时至次日上午4时,这由9又1 / 3个炮兵营组成的炮兵群提供了大量炮火和反炮兵火力。在0400-0500期间,当胜利之师开始发起进攻前,实施火力准备时,支援火力更加强大了。在该地区的敌军被确定为7个坦克营、5个机械化步兵营和13个炮兵营。汤姆·斯图尔特(Colonel Tom)中校指挥的1-24攻击直升机中队的支援空袭于0550时开始。

  2月28日0330时左右,第18空降部队通知本师主要指挥所,总统已下令停火。范·阿尔斯通(Van Alstyne)上校通过战术卫星(TACSAT)电台向麦卡弗里少将通报了最新情况。虽然停火命令需要到0800时方才生效,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美军伤亡,全师的进攻行动暂时停止。炮火持续到0800时才停火。最后的火炮火力包括由第18空降师1-27火力分队使用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发射的导弹。

  总统下令停火期间,本师的首要任务是转入部队安全防护。麦卡弗里少将与他的机动旅旅长精心策划了一项行动,要对东部PL CRUSH(最前方的边界)进行详细侦察。第1旅、第2旅和第3装甲旅分别在左(北)翼、中(中)路和右(南)翼维持各自的任务区域,在PL VICTORY线建立了仓促防御。侦察特遣部队在鲁迈拉油田以西的PL VICTORY线附近执行前方侦察任务。当第196旅(田纳西国民警卫队)开进本师所在地区时,第3炮兵旅加入了本师炮兵群。

  本师的第二项优先任务是销毁大量缴获或敌方丢弃的装备和补给。在短短一天时间里,大约34辆T-55和T-72坦克、224辆卡车、41辆装甲运兵车、43门火炮、319门反坦克炮、27门防空炮以及150个掩体和贮藏所被摧毁。

  麦卡弗里少将命令所有落在后面的师支援司令部(DISCOM)的后勤支援部队和师基本指挥所继续向前推进。几小时后,这些部队开始向北跋涉400千米,接近幼发拉底河流域的师战斗队。在整个行动中,师战术指挥所负责指挥和控制攻击区的所有部队。

  师支援司令部(DISCOM)现在在PLAXE线号后勤支援保障区(攻击区内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师后勤支援保障区)。除了正常的补给行动外,保障力量在撤出数千名敌方战俘方面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他们还保障了数以千计流离失所的平民的健康和医疗需要。向平民提供了12万多人份的饮食、2 500加仑饮用水、550箱瓶装水和1000条毛毯。师支援司令部(DISCOM)的士兵缴获了20辆新的奔驰自卸卡车,用电线将其启动,它们被广泛地用于将敌方囚犯运送到部队的收容站。

  尽管已经宣布停火,但据报道称,整个师及邻近单位的安全区域内发生了多次小规模冲突,迫击炮和大炮不断地予以还击。

本文链接:http://gwfansite.com/houqinyuxianhaoling/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