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预先号令 >

【案例】深入解读俄格“五日战争”俄军后勤保障(二)

归档日期:07-03       文本归类:后勤预先号令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物资供应是俄格“五日战争”后勤保障的重中之重。据俄权威研究机构——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主任鲁·布霍夫分析,整个战役期间,俄军消耗各类物资价值120亿卢布(不含弹药消耗),其中。由于准备充分,俄军物资保障基本满足了部队作战需要,为取得战役的最终胜利创造了条件。俄军攻占南奥首府茨欣瓦利后,部署于吉尔古特、德沙瓦的前进保障基地于8月11日下午前出至茨欣瓦利地区,利用南奥准军事部队设施和物资,建立了基本的

  前方油料储备,并利用本级运力,动用油罐车、野战加油车180余辆,从边境地区组织了油料的前送工作。给养保障方面,除利用野战口粮组织各级部队的战场饮食供应外,各级部队还利用固定设施及配备的新式野战炊具,组织了战场热食保障。整个行动期间,共向官兵供应野战口粮9万余份、热食45万余份、饮用水67万瓶。为预防传染病的发生,还向部队发放了净水装具和净水药品。被装保障方面,利用制式设备开展了洗衣洗浴服务。8月10日,空降部队投送至别斯兰机场卸载期间,

  后勤保障部门在机场开设物资补给点,为参战部队进行了给养、弹药、饮用水、药品等物资的补给,并抽调北高加索军区第2655军事基地、第2595军用仓库、第1970军用仓库力量,跟随空降部队一同进入阿布哈兹地区,随军组织西部战区的物资保障活动。8月12日,俄格双方达成停火协议,战区物资保障力量于8月18日开始,协助战术后勤分队一同组织了部队回撤途中的物资保障活动,圆满完成了此次作战行动的物资保障任务。

  南奥地区集中体现为山地地形特点,平均海拔1000米左右,公路网并不发达,沟谷、坡地纵横,道路通行条件较差。尤其是北高加索与南奥接壤地带,陆上交通仅靠一条通过罗克斯基隧道的公路连接。从战役后方前送的物资,必须翻越两条海拔3600米的山脊线才能运抵战区,给运输保障的组织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为了保证部队机动和物资前送工作,北高加索军区向战区派出道路勤务部队,在道路沿线开设交通调理点、调整哨,重点加强了罗克斯基山口附近的道路调整勤务。与此同时,为防止格军破坏罗克斯基隧道,除派出作战部队加强防护外,还专门组建了道路抢修分队部署于隧道附近。在汽车纵队的编配上,严格执行危险物资运输和武装押运规定,加大行车间距,燃料车、弹药车与普通运输车辆交叉编组,并为车辆配发了三角木等防滑器材。上述措施保证了运输保障工作的顺利进行。

  ,各型车辆技术状态保持较好,基本满足了部队作战运输保障的需要。战役准备和实施过程中,共有800台次车辆出现故障,占全部车辆(4033件,含作战车辆)的19.8%。其中,运输车辆201台次,故障率为8%。800台次故障车辆中,由于技术原因出现故障的达343台次,占所有参战车辆的9%。为组织技术保障活动,俄军在兹纳乌里、茨欣瓦利、德沙瓦、郭力等地设立了损坏车辆收集与修复点,组织受损车辆的中、小修和进一步后送工作,在古尔特综合保障基地内展开了车辆修理所,负责车辆的中修和大修。战役期间,共后送修理车辆400台次,每天修复速度20 - 37台小不等。至8月30日,完成了所有故障车辆的修复工作,共修复车辆844台次,其中,运输车辆190台次。

  战争虽然仪仪持续了5天,但俄军却投入了陆、海、空等多军种兵力,在迅速开辟两条战线的情况下,俄军对所有伤病员实施了及时全方位的卫勤保障。俄格战争中,俄军卫勤力量的使用主要是

  按照区域原则来进行的。战争最初那段时间,卫勤保障依托参战部队所属卫勤力量以及原驻扎在茨欣瓦利的维和部队卫勤力量进行。主要卫勤机构包括参战摩步团卫生连、师加强一线部队的卫生中队,以及维和部队机动康复组(1个)、紧急医疗救护组(1个)、卫勤加强组(1个),可以提供一般外科医疗救治;复杂伤情(如胸腹外科伤员)则使用直升机后送至北高加索驻军医院或南奥共和国茨欣瓦利市医院进行救治。8月13日,作为预备力量部署于北高加素境内的各

  特种医疗队先后抵达战区后,俄军根据战场形势将其区分为两个卫勤集团,分别部署于南奥和阿布哈兹方向,从而在两个方向形成了“部队卫勤机构一特种医疗队一军队医院”三级救治阶梯。第183特种医疗队部署于苏胡米,负责为阿布哈兹方向作战部队提供专科救治,第529特种医疗队部署于南奥首府茨欣瓦利,负责南奥方向的专科救治工作。第529特种医疗队常驻地为伏尔加一顿河市。接到动员令后,该医疗队首先利用

  铁路输送方式到达弗拉基高加索市,然后组织了150公里的公路机动,通过弗拉季高加索一阿拉基尔一布伦—扎瓦一线日抵达茨欣瓦利,并在一处军营展开。其编成包括:指挥所、分类后送组、卫生处理组、手术康复组、检验诊断室、药房、野战饮食供应站、野战停车场、电力保障组等。根据战场卫勤形势,除展开40张外科床位外,还开设了拥有65张床位的传染病和内科病房,依托野战牙科设备,开设了口腔诊室。2008年8月14日至26日,该医疗队门诊共收治患者456名(其中军人350名),住院治疗221人,后送136人。第183特种医疗队为北高加索军区常备卫勤力量,常驻地为叶卡捷琳堡市。接到战争卫勤保障任务后,该医疗队首先派出一个

  机动医疗分队,利用6架次空运力量在两昼夜内到达作战地域,并完成展开工作。主要力量则采用空运方式抵达阿德列尔机场,然后沿阿德列尔一普索乌—加格拉一占达乌塔一新阿丰一苏胡米一线实施公路机动,于8月13日晚间展开于莫斯科军区苏胡米疗养院的营地中。该特种医疗队编有军官22名、准尉11名、十兵89名,装备有各式运输工具52台(其中汽车31台、挂车21辆),以及野战净水装置、消毒淋浴拖车。其编成主要包括住院部、收容分类组、外科组、麻醉组、康复组、强化治疗组以及药房、口腔诊室、X光室、化验室和卫生用品处理场等。其中,外科组利用制式ⅡⅡK-01拖车展开,既可以在配置地域开展轻伤员包扎救治工作,必要时,也可以机动部署于部队作战地域进行急救工作。口腔诊室、X光室和化验室的工作就是利用疗养院设施和人员组织实施。2008年8月12日至28日,第183独立特种医疗队共为115名患者(其中军人104名)提供了医疗救护,其中包括住院治疗32人、后送25人和治愈出院8人。除加强作战地区卫勤力量外,位于

  俄境内的军队医院也得到了加强。作战行动中,军事医学院、陆军中央医院向驻扎在弗拉季高加素市的第236军队医院,派出了由8名医生组成的医疗组,基洛夫军事医学院向驻扎于罗斯托夫一顿河市的高加索军区第1602医院,派出了专业医疗救护队。

  伤病员的后送主要按地域实施。冲突区内由部队配备的卫生救护车实施,俄境内由空军第4集团军出动直升机后送至弗拉季高加索机场,送往军区和总部所属医院的伤病员则根据国防部军事卫生总局的申请,由军事运输航空兵派出卫生飞机组织后续后送。8月8日至15日,俄国防部军事医疗机构共收治伤病员237人,其中后送总部医院10人,其余由北高加索军区军事医疗机构留治。

  与两次车臣战争相比,俄军后勤在“五日战争”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与近年来美英主导的几次局部战争相比,其差距也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在

  ,不仅与英美等发达国家无法相提并论,而且与一些欠发达国家相比也是落后了许多。其主要原因,一方面,由于俄军后勤在20世纪90年代错失了将近十年的发展机遇,装备发展严重落后于世界发达国家;另一方面,也与俄军在理念上尚未充分认识信息化战争后勤的本质特征有关。当今世界,主要国家军队都在致力于信息化后勤建设,而纵观俄军各种规划文件和作战条令,仍然固守其指挥自动化、全方位及时保障的传统观点,鲜有见到信息化建设的提法。理论研究的滞后、装备发展的短板严重制约了新世纪俄军后勤建设的水平,俄格“五日战争”中,俄军后勤指挥尚未展现其应有的“大国”水平,出现了很多问题。

  战前,俄军利用军用卫星和军事情报系统,对格军前方情况进行了大范围的侦察,全面了解了格军战役企图及其兵力部署情况,并及时作出了出兵干预的决策。不过在细节上,由于军用卫星、军事通信系统的精确性和局限性问题,俄军尚不具备对战场形势进行实时掌控的能力,后勤更是如此。再加上模拟仿真技术发展滞后,俄军后勤不可能像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那样进行战争后勤保障模拟,只能根据条令要求和以往经验进行战争后勤准备,在部队各个环节建立了一个月的物资储备。战争后勤保障实践证明,这远远超过了部队作战的实际需求。

  如前所述,为保障作战行动的顺利进行,俄军构建了两段、五级的后勤指挥系统。不过,作战后勤保障实践中,该指挥系统由于山地作战及通信沟通不畅等原因,又被切割成若干段。尤其是营(团)一级情况,根本无法及时上报上级司令部。据俄武装力量后勤部上报总参的“强制格鲁吉亚和平战役后勤指挥的组织实施”报告显示,在整个作战行动过程中,上传下达的后勤指令、命令、简报、要报等,很少能够按照规定时限连续传递两个指挥层次。以各大单位上报总参的《后勤要报》为例,上报时间普遍比规定的要晚数昼夜。其中黑海舰队8月14日上报,晚6昼夜;空降兵后勤8月15日上报,晚7昼夜;北高加索军区、空军后勤虽于8月8日按时上报了本单位后勤保障情况,但上报内容缺少总部最关心的前方部情况。

  作战行动中,由于信息沟通意识不强、信息沟通手段欠缺,致使后勤指挥机构很难掌握后勤保障的整体形势。尤其是对基地(仓库)、营(团)后勤环节的情况更难以掌握。正因如此,致使指挥机构无法根据战场形势变化,及时调整后勤保障重心,而后勤决策却表现出迟、缓、慢的特点,带有极强的经验色彩。下级后勤部门受领任务时,要么是准备时间有限,要么是战场形势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无奈之下,只能按照不合时宜的命令,匆忙组织后勤保障,后勤保障效果受到了严重影响。战后,曾有士兵对战场饮食保障进行过这样的描述:“谁带的野战口粮充足,谁就不会挨饿。”

  (四)信息战能力较弱,后勤装备受敌压制情况较严重。作战行动中,格军使用从以色列、北约国家采购的干扰电台进行了大范围的无线电压制,对俄军后勤指挥造成了严重干扰。2008年时,俄军战地通信主要使用制式司令部指挥车进行,不过这种指挥车仅配备到师后勤,大部分营(团)后勤配备的仍然是老式的移动电台(P-140、P-142)。这种电台体积笨重,功能老化,山地通信距离严重不足,而且不具备抗干扰能力。战中,许多部队反映,机动途中无线电台整日整日的收不到有效信号,只有到了居民点才能依靠敷设的固定线路与上下级取得联系。茨欣瓦利攻城战斗中,第58集团军某部甚至依靠缴获的格军士兵手机进行通信联络。

  首先,作战文书编制不全。大部分作战单位没有拟制后勤工作流程图和后勤协同计划,很多情况下后勤命令仅以口头形式下达,没有形成规范文书。其次,作战文书要素不规范。一些部队在拟制作战文书时,通常使用重量单位反映保障需求,很少使用计算供应单位(基数)这一术语。这既不符合战时保障的保密要求,也给其他部门计算带来了很大不便。后勤命令、预先号令、后勤要报中,普遍缺少对部队保障需求满足率的详细描述。按照规定,需求满足率要区分类别进行,实际工作中很多部队仅仅给出一个大概的数值。再次,后勤指挥员自我防护意识不强。按照规定,战时,指挥员必须乘坐司令部指挥车,配置指挥所时,只有当警戒警卫工作布置妥当后,指挥员才能走出司令部指挥车开展工作。但在作战行动中,主要包括后勤指挥员、勤务主任在内的许多指挥员往往忽视这一点,造成严重的重要领导人伤亡。(全文完)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我来写高考作文,有奖征文等你来!

本文链接:http://gwfansite.com/houqinyuxianhaoling/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