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指挥 >

隋朝的军事后勤建设是否是隋炀帝为了征高句丽开始做的铺垫

归档日期:07-18       文本归类:后勤指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隋炀帝一共进行了三次亲征高句丽的战争,分别是隋大业八年(公元?612年)、大业九年(公元 613 年)、大业十年(公元 614 年)。隋炀帝征伐高句丽绝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在征伐之前,隋炀帝做了全方位的准备,而且这些准备前后大约延续了五个年头,建了一系列的军事工程。隋炀帝为征高句丽修建了一系列的军事工程,其中最显目的举措便是开永济渠为主的转运军饷的大运河和在涿郡(今北京)筑建林朔宫作为征伐高句丽的军事大本营。 大业六年(公元 609 年),炀帝在涿郡开始修建临朔宫作为他征高句丽的行营,以便在前线指挥军队作战。据《北史·闫毗传》记载:“将兴辽东之役,自洛口开渠,达于涿郡,以通运漕。毗督其役,明年,兼领右翊卫长史,营建临朔宫。”到大业六年(公元 610 年)年底,方才建成。将前进基地建立在涿郡(今北京),作为其出兵高句丽的行军的据点。可在此将大量的军用物资和军事人员北运,临朔宫成为讨伐高句丽战争的临时军事谋划指挥部。作为东征的临时指挥中心,炀帝在此殿分兵点将,举行浩大的征辽的仪式。另一个重要举措便是开凿永济渠和修筑驰道,沟通全国特别是都城长安往北到幽州的交通运输路线。因据《隋书·炀帝上》记载,炀帝认为征高句丽中“关河悬远,兵不赴急”,所以便开通了北达涿郡,南至余杭,连接黄河、海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的京杭大运河。据《隋书·阎毗传》记,阎毗“以母忧去职,未期,起令视事。将兴辽东之役,自洛口开渠,达于涿郡,以通运漕,毗督其役”讲的就是炀帝为修大运河,本应丁忧在家的阎毗被炀帝召回督修大运河。隋大运河分为两支,一为长安和洛阳通往东南部的通济渠、山阳渎和江南河。一为连接京师至东北地区的永济渠,这是炀帝为征高句丽修的大运河中最长最为重要的一段。其中《北史》中也明确记载大运河最重要的一段永济渠,从洛口到涿郡就是为讨伐高句丽做准备的。其实华北地区的运河开凿在东汉晚期便已经开始,当时开凿运河的目的主要是消灭地方割据势力、征讨乌桓、统一北方。炀帝在此基础之上,于大业四年(公元 608 年),下诏征河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凿永济渠,“引沁水南达余杭,北通琢郡”,以供辽东军需物资的运输。运河“长三千里,广百步”。沿运河还建立了许多粮仓,作为转运和贮粮的场所。大运河成为南物北运、支援征辽战争的重要水上战略运输线。这样,整个南北大运河经黄河北通琢郡,为隋军物资、军队集结琢郡,征伐辽东做了准备,征伐高句丽馈运补给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以解决。大业七年(公元 611 年)炀帝就是通过永济渠,亲临涿郡临朔宫,征集军队号称 200 万人,集结涿郡,贞观十九年(公元 645 年)唐太宗征辽东也是通过永济渠在幽州城举行誓师大会、后周北伐契丹也以幽州为军队集结地,都充分体现了永济渠的重要地位。除以上两个工程,还有几项重要的准备工作。首先是制造戎车,兵车是战争中重要的作战和交通运输工具,为征伐高句丽,大业七年(公元?611 年)五月,炀帝令河南、淮南、江南三地造戎车 5 万辆送往河北高阳(即今河北高阳东),以“供载衣甲幔幕”之用,为战争的顺利进行提供充足的装备保证;其次是大造战船和装运饷械运输船。隋代在水上作战的主要装备舰船的制造和应用上,有突出的成就。隋代舰船制造业是在隋初实施灭陈的统一全国战争的准备过程中,迅速发展起来的。同前代相比,隋代舰船制造业具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制造规模大、二是舰船数量多。隋朝在文帝、炀帝统治的短短 30 余年的时间中,为适应作战、漕运、出巡等的需要,前后在江淮流域等地区,前后制造了大量舰船。特别是炀帝即帝位后,前后多次任命官员组织大批工匠制造大量的船只,除部分供其巡游之用,建造的主要是用作战争的舰船。《资治通鉴》记载大业七年(公元 611 年)为了应对东征高句丽海上作战的需要,“敕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莱海口造船三百艘,官吏督役,昼夜立水中,略不敢息,自腰以下皆生蛆,死者什三四。”另《资治通鉴》记载“秋,七月,调发江、淮以南民夫及船舶运黎阳及洛口仓米至涿郡”,并“载兵甲及攻取之具”至军队和物资的汇集地涿郡,说明除了官府造的船只外,还大量征调了民间百姓的船只,以备进伐高丽的作战需要。史书记载运送军需物资的“舳舻相次千余里”,昼夜不停,每日人员“往还在道常数十万人”。隋军后勤保障规模之大,由此可见一斑。第三是扩充兵员,广征军马。大业之初,为了扩充征伐高句丽的兵力,隋炀帝在全国范围内征集兵士。据《资治通鉴》记载炀帝:“总征天下兵,无问远近俱会于涿”,《隋书》也载有:“时帝将事辽、碣,增置军府,扫地为兵。”全国共有三四百万人被征去服兵役,仅从江淮、岭南等地调集至涿郡的部队便达 7 万余人。在大力扩充和征调兵力的同时,炀帝还令“山东置府,令养马以供军役”,又根据原有的军马“已多损耗”的情况。诏令“课天下富人,量其赀产,出钱市武马”,限期补足所需要的军马数量。在广大农村,车船、牛、驴也都被征用,用来运送兵用军粮。这一系列的战前准备工。

本文链接:http://gwfansite.com/houqinzhihui/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