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指挥所 >

为掩护战友他三进伏击圈

归档日期:11-04       文本归类:后勤指挥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阵冷风吹来,初秀成慢慢地睁开眼睛,抬了抬左手,动不了,抬右手拧了一下腮帮子,还活着!他感觉四肢无力,头昏脑胀,口干舌燥。去摸水壶,不知什么时候打掉了。右面头上的血仍在流淌着,两片腚锤子针扎般的刺疼。他擦了几把头和腚上的血迹,扑打扑打身上的沙石、泥土,挣扎着坐起来,一咬牙,忍痛把深深插进左胳膊肘里的一块弹片拔出来,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他警惕地向四周望了望,离他3米多的地方有3个敌人朝向他趴在地上,已经死了。突然,他想起了先前背着的副班长吴亚旺找不到了。远处仍有激烈的枪声和人影,身边不时有流弹划过……

  从死尸堆里爬出来,“死”过一回的初秀成对死已经没有什么惧怕了。脑海里一页一页地闪过亲人、首长和战友的影像,祖国的大好河山,家乡的五龙河、旌旗山和哺育自己成长的那栋老屋……出征前那场庄严的宣誓定格在眼前,铮铮誓言一直回响在耳畔。一定不能给祖国母亲抹黑!不能给自己英雄的部队留下耻辱!不能给胶东父老乡亲丢脸!宁可与敌人同归于尽,决不当俘虏。他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拧开光荣弹的盖子,把拉线环扣在小拇指上,紧紧地攥在左手里,右手扶着挂在脖子上的冲锋枪,食指紧贴着扳机,磕磕绊绊地朝着有枪声的地方走去……

  初秀成是烟台莱阳市姜疃镇北黄村一个普通农家的儿子。1976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于原广州军区某步兵师警卫连。这是一支诞生于抗日烽火、从胶东地区走出去的英雄部队。他继承了胶东子弟兵的血性,以任常伦为榜样,在这座大熔炉里锤炼成钢。

  1979年2月16日,该师在广西那坡县念井地区整装待发。晚上10时,警卫连集合在山坡上,指导员白宗刚下达口令:“向后转,右手握拳!同志们!现在我们面向祖国,进行宣誓!”此时此刻,想起往日边界上的硝烟,我方边民在敌人的枪声、地雷爆炸声中痛苦倒下的情景,几十万侨民被驱赶、被掠夺时发出的哀嚎,祖国大地上千万双期待的眼睛……初秀成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我宣誓:坚决捍卫我国的每一寸土地不受侵犯,在战斗中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怕流血牺牲,英勇杀敌,为祖国争光!为家乡的父老争光!……”临战训练期间,初秀成向连队党支部写了请战和决心书:坚决要求到前线,担负最艰巨的任务,像老乡、一级战斗英雄任常伦和“马石山十勇士”那样,视死如归,奋勇杀敌,不当逃兵,不做俘虏。隆!隆!隆!万炮齐发,如排山倒海,总攻战斗打响了!将士们憋了几个月的怒火和能量喷发而出,拼命地爬上山顶,穿过草丛,钻过荆棘,勇猛地向敌阵冲杀过去!此时,时针指着1979年2月17日5时。

  初秀成所在的某师,任务是从通农县莫隆地区突入,快速穿插至高平以西的班庄董赛、809、841高地,歼灭该地区之敌,占领有利地形,断敌退路,打敌增援,配合正面进攻的兄弟部队围歼高平地区之敌。初秀成担任7班第二战斗小组组长(每班三个战斗小组,每小组3人)、冲锋枪射手。

  战斗一打响,师前方指挥所指挥某团从我大部队必经之路的莫隆突破,撕开了一道宽6公里、纵深7公里的口子并巩固突破口,保障了师基本指挥所和主力部队顺利穿插进去,继续向纵深挺进。师前方指挥所完成这一任务后,即收拢部队,转为师预备指挥所,随师主力部队跟进。

  师预备指挥所行进中,7班担任尖刀班,初秀成对班长说:“我是员、老兵、战斗小组长。我弟兄三个,没有后顾之忧。让我在前面,其他的兄弟们在后面。”这胶东汉子嘎嘣敞亮的直白,这掏心窝子的莱阳腔冲口而出,感动并激励着战友们,排长含着眼泪给了初秀成两锤,一挥手:前进!途中十多次遭遇小股残敌、特工和民军的袭击,均被初秀成他们或正面交火,或迂回侧击,以勇敢的攻击和猛烈的火力击溃。我方无一伤亡,确保了师预备指挥所的安全。至2月18日中午,尽管有一个营的兵力保护、协助,师预备指挥所率领的师后勤部前梯队、某团后勤处和支前民工及大量骡马、物资,由于不时遭敌袭击,致使前进速度迟缓,没有跟上师主力部队,落在后边独立行进。在向班俊前进经过通农县附近一个三岔路口时,进入了一个狭长的山峡里,地图上标注叫魁剥。此时,天已经擦黑,两侧山峰耸立,两山之间有一条河,紧靠山体的路边有一条不深的排水沟。队伍在靠山一侧的简易公路上行进着。

  “什么人?站住!”突然前面传来了初秀成率领的尖兵班的喝令声。黑暗中两个穿着敌军军装的人,端着冲锋枪,警惕地向他们走来。初秀成与四名战士一个“饿虎扑食”将其摁住。原来对方是集团军侦察大队化装的侦察员。他们听说部队要去班俊,告诉带路的参谋:前面是河安县,敌人还占领着,去班俊得走另一条路!李副师长查看地图确认后,果断命令部队:“向后撤!”

  由于师预备指挥所率领的大都是后勤保障人员和民工,以及骡马和弹药物资,且是黑咕隆咚的夜晚,一听到后撤的命令,前面的调头向后走,后面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队伍立马就慌乱了。就在这前进和后撤转换的瞬间,山上升起三颗信号弹,刹那,两面山上轻重火器全力开火,铺天盖地地向我部队倾泻下来,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如爆豆般响成一片,在整个山峡里回荡。不少毫无准备的干部、战士和民工应声倒下,骡马受惊、嘶鸣、狂奔……队伍被敌人切成几段压制在山峡里,只能匍匐在靠山的排水沟里。敌人的子弹像长了眼睛一样,疯狂地向排水沟扫射,殷红的血水在流淌着。

  由于敌人居高临下,火力猛烈,道路狭窄,导致人员、骡马和物资拥挤在一起,初秀成他们和指挥所的人员不时被冲散,当第一次突出伏击圈,清点人员,发现李副师长和丁副政委及部分机关干部尚未出来。连长李庆海立即带领初秀成他们两个班又杀回伏击圈。经过一番苦战,把李副师长、丁副政委和大部分机关干部接应出来,并占领了302高地。这时师医院院长孙福臣也突围上来,说后勤部尹副部长牺牲了。李副师长问:“王子富副主任呢?”他说:“没看见。”李副师长大喊一声:“李庆海!”“到!”“你赶紧带人再杀回去,把王副主任给我抢回来!”“是!”李庆海连长一挥手:“6班7班跟我上!”初秀成他们紧跟连长再次突入了伏击圈。

  激战中,敌特工乘机混入民工队伍,开枪、投弹,大喊大叫,更加剧了混乱,队伍失去控制。政治部副主任王子富挺身而出,跑向民工队伍,高声呼喊指挥突围,被敌特工发现是首长,靠上去用匕首向腰和腹部连刺数刀,当场牺牲。警卫员张天富扑上去抢救,也中弹牺牲。李庆海和初秀成等警卫连的战士们在寻找王副主任的同时,指挥和组织其他被困的人员突围。这时,敌人调整了火力,封锁了突围的道路。从山上投下密集的手榴弹,其中一颗落在7班班长和两名战士身边,李庆海发现后想上前抓起扔出去,可是,周围都是我们的人员,一面是陡峭的山壁,向哪里扔呢?手榴弹在嘶嘶作响,容不得多想,他向前跑去,大喊:“闪开!卧倒!”奋不顾身地扑上去,将手榴弹严实地压在身下。(战后,李庆海被追授予“战斗英雄”称号,他的手枪和匕首被送进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陈列展出。)

  初秀成的战斗小组在与敌人肉搏中,黄志春和邓建兴先后牺牲。初秀成在冲杀中发现副班长吴亚旺腿部中弹,上去给其包扎后,将其驮在背上,端着冲锋枪向外突围。突然,前面山上跳下来5个人,“口令!”初秀成话音未落,前面两个敌人向他扔来了手榴弹。初秀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前跨去,同时扣动了扳机,一梭子子弹向敌人喷射而出。三个敌人应声倒地,另两人负伤抱头鼠窜。就在同一时间,“轰”的一声,初秀成自觉屁股像被扫帚狠狠地扑打下去,被手榴弹冲击波向前顶出,重重地摔趴到路旁的沟里,头部撞击在石头上,头和屁股鲜血直流,失去了知觉……

  时间回到文章开头的一幕。肉搏战已经结束了,山峡里死气沉沉,漆黑的夜幕笼罩着阴森和恐怖,空中时有流弹划过。初秀成摸索着继续向前走,不时碰绊着人和骡马的尸体。忽然,听见路旁有呻吟声,上前一看,是六班战士刘桂林半躺在靠山的路边,左胳膊大臂被打断了。初秀成帮其包扎好,给了他两颗手榴弹,俩人互相搀扶着向前寻找部队。边走初秀成边给刘桂林讲述他们部队的老前辈任常伦在家乡奋勇杀敌的英雄事迹。俩人商定,不管谁牺牲了,活着的一定要去看望安慰对方的父母并帮着解决困难。记不清走了多长时间,东方渐渐露出了晨光,灰蒙蒙的路上、沟底到处都是散乱的武器和各种物资,牺牲的战友、民工和敌人的尸体,死伤的骡马,一片狼藉。此时,他俩已经没有了悲痛,只剩下了对敌人的出离愤恨和为牺牲的首长、战友们报仇的坚强决心,还有与敌人决一死战、同归于尽的准备。正走着,迎面上来一队人马,是自己人。师预备指挥所派人前来寻找救援失散的人员和牺牲同志的遗体。师司令部盖龙云参谋一看是初秀成和刘桂林,一个箭步上前抱住了初秀成,激动地喊着:“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呀!吴亚旺说你牺牲了啊!”初秀成在孤独无助之中,见到首长和战友,就像见到了母亲,一直紧崩着的神经和高度紧张的精神瞬间“坍塌”了,憋了很久的泪水,如同打开了闸门的洪水,奔涌而出,湿透了盖参谋的军衣。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头旋身转,晕倒在盖参谋怀里……

  此次战斗,初秀成他们担负师预备指挥所警卫任务的警卫连24名官兵,牺牲了连长、副指挥员和六班长等7人,负伤7人。初秀成负伤后,师医院建议送回国治疗休养。可他眼看着朝夕相处的连长、副指导员和战友牺牲了,强烈要求为首长和战友报仇坚决不下火线。坚定的决心感动了首长,他被批准留在战场,继续战斗。师预备指挥所与师基本指挥所于高平809高地会合。警卫连进行了组织调整,火线提升副连长黄海峰为连长,一排长马文岱为副连长,司务长贺中年为副指导员,初秀成为司务长。继续执行警卫师指挥所的战斗任务,直至凯旋班师。

本文链接:http://gwfansite.com/houqinzhihuisuo/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