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勤专业 >

费德勒的这件事连记者们也从不知道

归档日期:10-18       文本归类:后勤专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西蒙·库珀(Simon Kuper)25年的体育采访中,极少有运动员会反问记者,但是罗杰·费德勒是个意外。这次采访中,费德勒向库珀问了些诸如巴黎近况、家庭等问题,当库珀告诉他自己也有双胞胎,母亲来自约翰内斯堡(费德勒母亲家乡),费德勒高兴回应,“我们算是兄弟了。”

  这趟旅程从苏黎世飞往马德里,库珀和费德勒面对面坐着,同行的还有费德勒的两位体能教练。费德勒和每一位碰面的人微笑应对,不像很多运动员,费德勒的访谈无需经纪人“审查”。

  现年37岁的费德勒已经在职业球场纵横20年,尽管专家们在10年前就预测他的退役生活,但是费德勒2017年拿下澳网、温网,2018年拿下澳网。

  即将开打的2019年温网他是世界第三、2号种子,目标当然是力夺温网金杯。他似乎真的不确定何时退役,眼前的费德勒像是青年人一样充满活力。

  空姐送上来一些牛角面包和水果串后,库珀很好奇费德勒是否真的会吃这些普通人吃的东西(像是小德只吃无谷蛋白)。但是费德勒不仅都吃,而且还在面包上涂了果酱!这时候空姐又推荐了一款排毒果汁,费德勒笑答,“这我还没试过,来一种吧。”此外,费德勒又要了浓咖啡和牛奶什锦早餐。

  库珀问道,“你的职业生涯错综复杂,出道时的羽翼增长,中间的无比巅峰,也有强手四起,现在你努力重回巅峰。”费德勒说,“我觉得这一切并无差别,现在也很好啊。就像是这趟旅程,我可以欣赏风景,并不知道下一刻出现什么。我喜欢我的每一次旅程,因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这座城市。”

  那么如何总结自己的职业生涯呢?“现在总结为时尚早,我觉得自己昨天还是个青少年呢。”

  这位巴塞尔男孩14岁离家前往网球学校,“每次离开家我都会哭,周六六点的火车,我都会很伤心,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15岁,费德勒在法国餐桌上练习签名,“这是为了预备我出名后的签名。我当时希望自己能打进世界前100名。可能18岁时候我线,可以参加正式比赛,和阿加西、桑普拉斯公用一个更衣室。天,这太酷了。”

  但是,这位小伙子最大的挑战来自场外生活:走红毯、会见重宾、和女孩打交道。这些对于害羞的小费德勒无疑是个挑战,但是网球真的帮到费德勒解决这些。

  19岁,费德勒在悉尼奥运会遇到了未来的妻子米尔卡,两人同在瑞士网球队。费德勒回忆自己那时候的网球风格时说,“20岁,那时候恨不得能打穿地面,但是37岁,我可能会首先打中球,然后变线,上网,截击。”瑞士人说自己现在甚至会故意尝试些“疯狂的招数”,就是不想让自己变得过于心累,网球生活过于专业。

  这时候,费德勒已经吃完了前面的食物,库珀本以为这顿早饭已经结束了,但是费德勒又要了一杯浓咖啡以及空姐建议的煎蛋。瑞士人真的每次大比赛前吃巧克力吗?他说,“我不想变得那么严肃,我也不仅仅只是一位网球运动员。每场比赛前我都会喝杯咖啡,如果有巧克力、饼干我也会吃一块。”

  库珀问费德勒是否觉得自己和足球天才梅西有相似之处,瑞士人说,“有趣的是,我没怎么和梅西交谈过。当他在赛场上控球后,他会过人,会运球,会射门。他总有多种选择,这可是不常见的。”

  当然,费德勒的击球也千变万化,网球作家、教练约翰·杨德尔曾说费德勒的正手有20多种版本。瑞士人自己也承认这一点,“是,问题是当你年轻时你知道什么时候用什么选择,但其实这也十分复杂。我是有很多很多变化,但这也是一种挑战。距离,角度,底线,上网?这也许是为什么至今我都热爱网球的原因。”

  费德勒2003年温网拿下首座大满贯,2004年拿下首座澳网。他说,“那时候我就决定我要打很长时间。”他的体能教练告诉他,宁愿多去休息,也不要为了出场费而劳累自己。

  “你完全可以说你预计打到30岁,我一直觉得只能打几年职业比赛太无聊了。因为我们的职业寿命不是10年或者15年就结束了,每隔5年都会有新人涌出。我们这一代有纳达尔,小德,穆雷,现在你也看到新一代出现了。我想都想尝试下,这可能听上去有点蠢,但是我觉得需要让年轻人多和像我这样的‘老家伙’交交手。”

  2004年到2010年,费德勒可以说屹立在男子职业网球巅峰(除了在红土场对抗纳达尔),这期间他赢得了15座大满贯。但是在2013年到2016年,费德勒在大满贯赛场颗粒无收,考虑到费德勒“年事已高”,各路专家都认为瑞士人已经远离巅峰。但费德勒说,“那些时候对于我确实很困难,但那也是我必须奋斗的时候。”

  费德勒喜欢那种不容置疑的统治么?“当然,我永远喜欢统治的感觉。当纳达尔和其他强手出现后,我确实花了一些时间去适应。像是纳达尔,真的很棒。你不可能永远是最顶尖,你需要对手。我很感谢这些对手,他们让我变成更好的球员。”

  费德勒和纳达尔惺惺相惜的情谊,为球员树立了新的典范。要知道在20世纪80年代,像是康纳斯或者麦肯罗这些巨星甚至不会和对手或者新球员讲线年代,有些球员真的不能容许其他强手的存在。”但是当费德勒出道时,情况已经好了很多。“

  更衣室已经很友善了,年轻人也很受到欢迎。无论是顶尖球员还是毛头小伙,都可以相处融洽。”所以当一位年轻的新秀走进更衣室时,费德勒会上前打招呼吗?“当然,我可能会说你想和我一起训练么。在训练中我会问下最近怎样,有兄弟姐妹么,谁是你的偶像。”

  库珀插了句,“你就是他们的偶像。”“哈哈,也不总是,有些会说是我。这时候有些尴尬,尤其是第一次听到时。”

  大家都知道,费德勒和米尔卡有4个孩子。库珀引用象棋选手加·里·卡斯帕罗夫的话说,“你不可能在比赛中全新投入所有精力,因为你有家人,有孩子,甚至商业活动,也有大大小小的其他问题。”

  费德勒说,“我总觉得我有两套时间,一个我自己的,一个是家人的。我需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打网球,孩子们几点睡觉。我也知道我可以在孩子们睡觉前视频一会,我也知道我还有45分钟就要打比赛了。当我打完比赛后,或输或赢。孩子们只会说,‘爸爸,你想和我们一起玩积木吗?’我当然会答应。当然,有时我坐在那里玩游戏,但是脑子里是比赛的画面,但是我会尽量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之前,我从未想过会赢得温网,或者有自己的孩子,所以这些甚至对于我有点超现实。”

  瑞士人特有的平等观点会让费德勒像一位普通父亲那样,“我会带孩子去游乐场,我和其他父母没什么两样。”

  费德勒经历2016年的膝伤后,许多人预测他会就此退役,但费德勒复出后又斩下三座大满贯。尽管瑞士人现在需要更多的休息时间,但他说,“我觉得我的身体还在很好的状态,你不可能事事都得经历。行程没必要那么紧,或许我们可以明早再飞,吃个晚餐,来杯香槟,放松一下。”

  那么费德勒害怕退役后的“空虚生活”吗?“不会,我有基金会,有孩子,有赞助商(活动),这些可不会让我闲下来。我会想念我的其他‘家人’,球员们。我认为这倒是最困难的一点。有一天,当你真的要离开网球,谁还会是你能继续联系的呢?这时候你会真正的认识到谁会是你巡回赛中的朋友,你也会认识到那种朋友并不多。”

  那么谁会是费德勒的这种朋友呢?瑞士人的回答令人感触,“我想会和纳达尔一直保持联系。”

  经过接近两小时无休止的对话后,飞机开始降落在马德里。费德勒说,“欧洲其实很有意思,你看我们其实只飞了一点路程,但是这里太阳已经半掩。在瑞士,一切似乎都是绿色,我喜欢这样的欧洲。”

  费德勒喜欢欣赏所去城市的美景, “不会是酒店-球场-机场,我们尽可能定市中心的酒店,这样我们可以出去散步或者公园逛逛、现在,我们也会和孩子们去动物园。我喜欢晚上去餐厅,和妻子、朋友们聚会,放松自己。”

  在机场,有人会来拍照。费德勒和库珀互相搂着一只胳膊,你能感受到费德勒背部的每一块肌肉和骨头。这时候你会发现,这是活生生的费德勒,他是偶像,是巨星,他更是丈夫,父亲,普通人。有血有肉,有泪有笑,这次才是我们真正爱的费德勒。(原文有删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gwfansite.com/houqinzhuanye/632.html